-10642-

我受雇于做梦。
约稿请私信❤️

【燃晚】雨夜

墨燃2.0*楚晚宁

一个现pa小甜饼❤️




是什么时候开始下雨的?



出门的时候是黄昏时分,霞光暧暧照着,风干燥又凉爽,很难想到今夜会是雨夜。



出游也是墨燃一时兴起提出的,楚晚宁的工作很忙,只好选择了短途自驾。兴冲冲地开着越野车停在楚晚宁公司楼下时,他正看到西装革履的楚晚宁一只手抱着电脑,一只推了推眼镜,隔着玻璃门讶异地看向他。



墨燃打开窗,对楚晚宁挥了挥手。



副驾驶的门被拉开又关上,在引擎启动的短暂轰鸣中,他听到楚晚宁深深地舒了口气,哑着嗓子说:“累……”



“项目结束了?”



“嗯。”楚晚宁浅浅应了声,扭了扭肩膀,解开了领口的纽扣,靠在椅子上闭上眼睛。



“最近是不是不用加班了?”



楚晚宁点了点头,并没有睁开眼睛。墨燃能感觉到他的疲惫,在等待绿灯时,他侧过身去,轻轻在楚晚宁的唇角吻了一下,“想你……”



“最近太忙了。”楚晚宁叹了口气,忙碌的工作让他有很长一段时间忽视了身边的人,好在墨燃并不计较,但心里终究有些过意不去,“这个项目结束了,可以好好休个周末。你想……”



“去郊外的度假村逛逛吧。”没等楚晚宁说完,墨燃将话接过来,“现在就去,晚上可以好好睡一觉,睡到明天中午,我们再到处转转。”



“好。”楚晚宁没思索太久,应了一声,说:“回去拿些衣服吧。”



“我带好了,刚才去过你家。”又是一个红灯,他扭过头来,对楚晚宁笑了笑,“不然你以为,我为什么要开越野车来接你?”



就这么开着车向郊外去了。



墨燃车技很好,曲折的乡路也开的很平稳,偶尔有轻微的颠簸。楚晚宁不知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,斜着身子头靠在玻璃上,车身晃动让他喉咙里发出一声模糊的轻哼。



他身上盖着墨燃的外套,刚才墨燃给他披上的,方才随着颠颤滑到地上去,墨燃正刹车想替楚晚宁重新披上,鬼使神差地却熄了火。



停下车,他才隐隐觉得哪里不对,思来想去干脆下车检查一番。天已经黑尽了,乡路本就光线昏暗,打开手电筒也照不清晰,反复检查了许多次,才发现后轮里结结实实扎进了一根铁钉。



“见鬼。”他骂了一声,懊恼地踢了轮胎一脚,“非要在这里漏气。”



“怎么了?”



车门被打开了,楚晚宁的声音传过来,带着一点沙哑的困倦。他从车上走下来,怀里抱着墨燃为他披上的外套。往日一丝不苟的西装随小憩揉搓出轻微的褶皱,头发好像也睡乱了一些。他胡乱抚了把刘海,正要说什么,又感觉到了什么,皱着眉抬起头,“……下雨了吗?”



一滴雨正巧又滴在他的手背上。



“好像是。”墨燃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

“那怎么停下了?”



“……轮胎坏了,车上没放备胎。这些路太难走了,我怕开下去会爆胎。”



雨落得更密集了一点,有几滴落在楚晚宁的脸上。他扶着车身,看着一旁的墨燃语气焦灼地联系着修车行。他打开后备箱,找出伞撑开,走到墨燃身后去。



淅淅沥沥的雨被隔开了,落在伞面上,滴滴答答地响。



“这里太远了,要几个小时才能到。”挂了电话,墨燃回过神来,接过楚晚宁手里的伞。他比楚晚宁个子高一些,伞也被抬高了一点,“我们等一会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

他歉疚地说:“难得休假,没想到搞成这样。”



这样郑重又委屈的语气反而让楚晚宁觉得好笑,他没说什么,只是离墨燃更近些,手指贴上了墨燃执伞的手,有些雨溅在他们的手指上。



站着等显然不是办法,墨燃思索了一下,干脆从后备箱里推倒了后排的椅子。幸好车里备着毯子,铺上去很像一张柔软的床。



“躺下休息一会?”



楚晚宁点点头,他实在是累。钻进车里之前,他把有些皱地西装脱下来,墨燃自然而然地接过来,帮他叠起来丢进了副驾驶。



他们就这么躺在车里,百无聊赖地听着雨声,一下一下敲击着车面。



“不知道雨什么时候停。”车内的空间不大,他们贴得搁在近,悄悄侧向楚晚宁一点,墨燃的呼吸就融在楚晚宁的皮肤上,他又凑近些,亲了亲楚晚宁的面颊,“快了吧。”



“但愿。”楚晚宁侧过来,亲吻的最后一下便落在他的嘴唇上,“这雨下的,像是有病。”



“怪我没看天气预报。”



墨燃挪了挪身子,自然而然地伸出手臂。他们共枕而眠了太久,楚晚宁习惯性地就靠在他的肩膀上。他的头发方才被雨水打湿了些,晕开了清晨用过的洗发水的薄荷味,湿漉漉的贴在墨燃脖颈处的皮肤上,撩拨着发痒。



他用手指将湿润的发丝缠在手指,一圈圈绕着。然后手掌贴住楚晚宁的后脑,他用另一只手肘支撑着身体,微微附身。



反复而长久地,他在雨声与晚风中,亲吻着楚晚宁。稍稍松开一点,再一次附上去,带着柔软的触感和隐隐约约的薄荷香气,与手指触摸皮肤温柔的痒。他把楚晚宁本就起褶的衬衫揉得更皱了。



再后来,绕在指尖的头发落下去,那只手停留在了楚晚宁的面颊上,拇指在他的下唇上揉了揉。



他贴着他的耳畔,说:“好想你啊。”



“我在这。”



“不是今天。”墨燃眨了眨眼睛,“一直都是。最近总见不到你,一直都在想……”



“嗯……”



“我知道你最近很忙,一直都很忙。就算这样,还是很想见你,想无时不刻都和你在一起。”他在楚晚宁的颈窝里蹭了蹭,“等回去以后,我搬到你那里住好不好?”



“好……”



“晚宁?”



“……”



他只听见楚晚宁喉咙里很轻的咕哝声,好像要说什么,很快淹没在睡意里,半睡半醒间,他微侧过身,按着习惯依偎在墨燃的怀抱里,直到调整成舒服的姿势,呼吸沉沉睡过去。



雨仍然没有停,随着风淅淅沥沥下着,空气都是湿润的,弥漫着同样湿润的泥土的味道。



没有一丝月光,但有远处村庄的灯火遥遥照过来,形成一片暗而温暖的光辉,光源融化在稀薄的雾中。借着这样的光线,墨燃望着楚晚宁睡熟的面庞,楚晚宁的薄唇随着呼吸轻轻张合着。



他在那里落上一个比雾气还轻的吻。



评论(12)

热度(201)

  1.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